佩奇与布林都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2019-09-24 10:09 来源:未知

1995年夏天的某一天,刚刚从美国密歇根大学拿到理工科学士学位的拉里·佩奇,和一众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的“新生”一起参观这所声名赫赫的学校。给他们做向导的二年级学长,看样子天性喜欢社交,说起话来眉飞色舞,并且时不时跟每个人进行搭讪。

“我认为他实在是太讨厌了,他在很多问题上都有很强的主见。”很显然,作为学长,夸夸其谈的谢尔盖·布林,给拉里·佩奇留下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佩奇的父亲是密歇根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在他的熏陶下,佩奇从6岁起就热衷于计算机。而布林的童年在苏联度过,6岁时才随着父母移居至美国。同样受作为数学教授的父亲的影响,布林展现出了自己的数学天才。

初次见面,在不少话题上,佩奇与布林都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相对来说比较内向的佩奇很讨厌布林极为鲜明的个性和看待很多事情的强烈主见,不过,他转念一想—“我也是这样的人”,只是不喜欢表现出来而已。

斯坦福大学精英荟萃、竞争激烈,佩奇的父亲给他的忠告是—“做好博士论文,因为这会决定你将来的学术生涯。”佩奇在“扼杀”掉十几个都很有趣的想法后,最终把论文的题目确定在了当时正飞速发展的互联网上。

当然,就像所有曲折的创业故事一样,佩奇的开局并不顺利。在Google正式问世之前,佩奇做了很多尝试和准备工作。后来在密歇根大学做演讲时,佩奇说:“你们知道午夜从一个逼真的梦境中醒来是什么感觉吗?你们知道如果床边没有纸笔,而第二天一早就忘个精光又会怎样吗?”“我23岁的时候,就做过一个那样的梦。我猛然惊醒,想着:如果我们能把整个网络下载下来,但仅保存链接会怎样?然后我抓起一支笔写了起来……”

佩奇最初的想法是研究互联网链接结构的问题,当然,那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其实是搜索。互联网的结构和写论文的流程很相似。写论文要以先前发表的论文作为论据,来支持作者自己的论点,最后得到自己的结论。要评判一篇论文的好坏,往往要看作者参考的论文数量和质量。同样,每个电脑都是一个节点,而网页上的链接是就是节点的联系。“整个互联网就是有史以来人们创造的最大的图,并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在继续成长。”佩奇说。他想在互联网上建立起一种链接,使得人们像写论文找论据一样可以方便地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并且评估这些资料的质量,把没用的丢掉,让“网络变得更有价值”。

佩奇开始研究之后发现,当时整个互联网由大概一千万个文件,以及他们之间无法计数的链接组成。用网络爬虫爬行如此巨大的互联网所需要的计算资源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不过,他还是非常用心地设计了自己的网络爬虫。

不久后,佩奇的研究项目引起了布林的关注,后者表示:“我和学校中许多的研究小组都有过接触……但是这个却是最激动人心的项目,因为它研究了网络—象征人类知识的网络。”

1996年,佩奇把他的网络爬虫正式放到了互联网上,后来他又改进了它,以保证那些受欢迎的站点显示在他们注释的顶端,不受欢迎的沉到底部。在这个过程里,数学天才布林成为了佩奇最得力的助手。不久后,他们意识到做搜索是个好主意—“我们拥有了一个查询的好工具,它会给你一个总体上的页面排名,并且会按顺序排列它们。”

当时已经有几个搜索引擎存在,但这些搜索引擎都面临的一个难题是:总是显示不相关的列表,因为它们都是以关键字来排列搜索结果。而佩奇和布林则彻底改变了这一状况,把关联性大、更有意义的结果凸显出来。

粉丝越来越多,Google受到了大家的追捧。为了改进服务,佩奇和布林把更多的页面加入到了索引中,这需要更多的计算资源,但他们没有钱去买新电脑。从网络实验室搞来的硬盘、从系里面找来的闲置CPU,以及斯坦福的校园宽带,都成为了他们继续运营Google的免费资源。服务器一度填满了佩奇的宿舍,后来又把布林的宿舍也变成了Google的办公室。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购彩app发布于购彩网app下载安装-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佩奇与布林都发生了激烈的争论